專題專欄

守塔人黃燦明:四代人對燈塔的“忠誠”
   發布日期:2017/12/4    瀏覽次數:2381

家風類型:誠立身 務實干

 

廣府人向來以務實、誠信給人們留下深刻印象。腳踏實地,兢兢業業專注于自身,是一種態度更是一種精神。摒棄浮夸和浮躁,誠信務實的家風最終沉淀下來,成為推動一代又一代人不斷進步前進的精華。

在廣州南沙區珠江口岸虎門大橋航道的舢舨洲孤島上,有一座的百年燈塔。像這座百年的燈塔一樣,黃燦明家族四代男丁都守護在長長的水道旁,守護著那盞指明燈,指引著黑暗中前行的船只。

從曾經的劃船而行,到如今的乘坐快艇出行,守護的任務也傳承了百年。

文/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張丹 圖、視頻/甄志良

當黃燦明的兒子想要繼承父輩、祖輩的工作,繼續守護在燈塔旁時,他像當年父親告訴他那樣告訴兒子,“干這個很辛苦呢。”

 “我不怕。”兒子如是答道。正如黃燦明當年回答自己的父親。

守燈塔的爺爺

守塔的艱苦,常人難忍。受到燈塔島潮濕環境的影響,黃燦明患上了多年的風濕病,為了不太影響工作,他選擇了煲中藥治療,問起他的病情,他總是淡淡地說,“中藥挺好的,有空了就自己煲一煲、敷一敷”。

二十多年來,黃燦明每天習慣了上下燈塔十幾次,關節老化也比常人嚴重,“潮濕,住在這都會這樣的。”今年53歲的黃燦明說,“每天面對著海風,多少都會受到潮濕的影響。”

對于爺爺當年守護燈塔的情況,黃燦明說自己并沒有詳細問過父親。“還是因為我爺爺生病了,所以我爸爸就在很小的時候就頂上去了,我都沒有見過我爺爺。”

曾經在島上的時光,是孤獨的,甚至有些殘酷。整個海面上全部都是黑乎乎的一片,沒有一點亮光。唯一能夠感到溫暖的,就是身邊亮著的指明燈和海面上忽明忽暗的浮標燈。

燈塔、浮標成為了一種傳承。在黃燦明的父親還年輕的時候,就繼承了爺爺的工作,繼續守護著燈塔,看護著浮標。

我干這個好不好

年少的黃燦明曾經就這樣問過父親:“爸爸,一個浮標放在那里,就是一閃一閃的。為什么那些船就會認得航標的路,就會跟著路走呢?”

“這個浮標就是給船進出港口的安全指引。”父親回答說。

“以后我長大了也干這個,好不好?”黃燦明繼續問到。

“你干這個好辛苦的呢”父親看著黃燦明說。在父親眼中,這個身體瘦弱的兒子,不知能不能受得了這個苦。

“我不怕。”黃燦明正了正身子說。

1988年,黃燦明繼承了家族的“守護”工作,成為了一名守塔人,像自己的爺爺和父親一樣守護著燈塔和浮標。

兒子的繼承

“干這個好辛苦的!”黃燦明回答。他自己沒有意識到的是,自己的回答正是當年父親回答他的答案。

“你還是找一份好點的工作吧。”黃燦明繼續苦口婆心勸說著兒子。

“我想做!我也想鍛煉一下。”兒子黃登科并沒有領情,而是在繼續堅持。

當提起為什么要繼承父親的職業時,黃登科不好意思地說,可能是源于曾經跟隨父親去島上的干活,不知不覺中,就喜歡上了這樣的工作,是父親讓他看到了對燈塔的“忠誠”。

來源:廣州市紀委、廣州市委宣傳部  廣州日報全媒體

? 上一篇“模范兒媳” 羅水妹:以孝為先 贍養老人十八年
? 下一篇誠信立身陳兆年:多花一個億也要守約




廣州一建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粵ICP12040986Copyright(c)2012
網站建設:優網科技
大乐透保定中奖